金融新闻资讯

李熙元藏张大千画作集珍10月8日将现中国嘉德香

来源:金融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:2019-09-27 16:42
  
  
  张大千与同李熙元、秦景卿合影照片
  
  中国嘉德香港2019秋季拍卖会
  
  中国书画?10月8日
  
  上午10时 | 秋阳──亚洲重要私人珍藏
  
  下午2时 | 观想──中国书画四海集珍
  
 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展览厅5BC
  
  李熙元先生为韩国著名收藏家,八十年代与张大千相识,曾多次到访摩耶精舍。李氏曾以大千先生所题「光风霁月」命名其在首尔开设的艺术博物馆,展出其多年悉心之收藏。本专题所集五件大千先生晚年佳作,以六尺横幅《泼墨云山》领衔,堪为大千先生晚年艺术高峰的最佳体现。
  
  泼墨云山
  
  Lot 1557
  
  张大千(1899-1983)
  
  泼墨云山
  
  镜心 设色纸本
  
  1981年作
  
  钤印:张爰之印、大千居士、辛酉、摩耶精舍、己亥己巳戊寅辛酉
  
  题识:中华民国七十年三月二十二日,熙元仁兄鉴家雅教。大千弟张爰台北写呈。
  
  说明:此件拍品另附张大千题同李熙元、秦景卿合影照片。
  
  ZHANG DAQIAN
  
  SPLASHED PAINTING
  
  Mounted for framing; ink and colour on paper
  
  Signed Zhang Yuan , dated 1981, with five artist seals.
  
  75 x 179.5 cm
  
  估价 ESTIMATE:
  
  HK$ 8,000,000-12,000,000
  
  此作写于一九八一年,时张大千八十三岁高龄,居住在台湾摩耶精舍中,虽然已经进入耄耋之年,画家仍然在为台湾博物馆和巴黎东方博物馆举办的展览准备画作。此一时期张大千先后创作了一批颇有分量的泼墨泼彩作品。此件六尺横幅《泼墨云山》堪为大千先生晚年艺术高峰的最佳体现。此幅作品上款人为韩国著名收藏家李熙元先生,他八十年代与张大千相识,曾多次到访摩耶精舍。李熙元先生曾以大千先生所题“光风霁月”命名其在首尔开设的艺术博物馆,展出其多年悉心之收藏。
  
  著名艺术史学家傅申曾说:“张大千集传统大成的精品,固然代表其前半生的成就,但是站在历史宏观的角度,只有他泼墨泼彩的力作,最能代表他前无古人的历史地位。”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,张大千先后在阿根廷、巴西、美国等地侨居二十多年,除在欧美等地举办画展,更亲身参观西方当代艺术展览,期间于一九五六年与毕卡索的世纪会晤,更被称为“东西方艺术高峰会”。由于亲身感受了西方艺术的精粹,特别是与当时流行的印象派、立体派等艺术流派的接触,使他的绘画风格开始转变。他在继承前半生“血战古人”的基础上,结合西方绘画的色光关系,发展出泼墨泼彩技法,让中国水墨画于西方艺坛大放异彩。朱景玄《唐朝名画录》称王洽:「凡欲画图障,先饮,醺酣之后,即以墨泼。…或挥或扫、或淡或浓,随其形状为山为石、为云为水,应手随意,倏若造化,图出云霞,染成风雨,宛若神巧。」如述,大千先生泼墨之法当甚受其启发。张大千的创作达“包众体之长,兼南北二宗之富丽”,集文人画、作家画、宫廷画和民间艺术为一体。其画风先后曾经数度改变,在早、中年时期主要以临古仿古居多,花费了一生大部的时间和心力,从清朝一直上溯到隋唐,逐一研究他们的作品。晚年历经探索,在继承唐代王洽的泼墨画法的基础上,于五十七岁时自创泼墨泼彩画法。这种揉入西欧绘画的色光关系而发展出来的山水画笔墨技法,其变化却始终保持中国画的传统特色,而创造出一种半抽象墨彩交辉的意境。
  
  泼墨泼彩,不仅是张大千继其集传统大成之后走向个人创新巅峰的画风,也是他去国十余年后,成功地将中国画中泼墨大写意风格结合当年世界抽象绘画潮流,创造出法古变今、走向世界画坛的伟大成就,更是传统与创新中国画的主要分水岭。自从五十年代末大千先生创作第一幅泼墨作品,到一九六三年首次去尝试泼彩,至六十年代末,张大千的泼墨泼彩作品终发展至真正成熟时期。他曾表示:“我最近已能把石青当作水墨那样运用自如,而且得心应手,这是我近来唯一自觉的进步,很高兴,也很得意。”到七八十年代,张大千的泼墨泼彩画作,已将传统的笔墨减至最少,这是他的作品最成熟也最接近西方抽象表现艺术的阶段。
  
  此幅作品《泼墨云山》创作于一九八一年,正值其泼墨泼彩的巅峰期。画面中迎面而来的峰峦,舒缓起伏,几乎占满全幅。此画粗看烟云缭绕,扑朔迷离,具有很强的抽象意味;但仔细体味,便可见山谷幽深,溪桥横斜,洲渚淡远,屋舍林立,树木葱茏,乃一派平淡天真的江南景色。整幅画变化奇诡,显现出幽幽山谷的深不可测,使人感觉到一股清冽之气直透心脾。全画以半抽象为主,辅以笔墨点景,传统创新,共冶一炉!在此画面之上,张大千极大地发挥了墨色的能量。
  
  此外,大千先生对绘画物料极其讲究,为求颜料最佳之色泽质感,皆选用天然矿物颜料,所费不赀。又为求颜料之流畅细致,皆用手工细细研磨,现磨现用,费工费时。本幅所用的石青、石绿、赭石效果尤见特出,此类颜料色泽厚实,富有质感而历久不褪,故彩泼洒画上能形成丰富的色层,由此可知他对色彩的运用已臻炉火纯青之境界。实际上,大千在四十年代临摹敦煌重彩壁画时,已向当地喇嘛学习并大量研磨使用此类矿物颜料。因此,他在四十五岁以前,已经对各种颜料,尤其是石青、石绿等矿物性不透明色彩的性能和效果,了如指掌。手工研磨的天然矿物颜料,加水后可以呈现极为细致的透明层次,而张大千创作时多利用这样优美的色质层次,反复多次地泼染于同一方画作上,造成如丝质如冰洁一般的缥缈悠然气韵;而同时,他也会利用大量的水墨色厚厚地泼洒于局部,造成重彩的量感与气魄。故而透明性与水份的关系十分密切,经验丰富的画家拿捏水份多寡,决定色彩透明度的呈现效果。故古人有云:“得笔法易,得墨法难;得墨法易,得水法难。”
  
  在这幅《泼墨云山》中张大千先以水分充足的淡墨泼染,以墨色的浓淡区分出近山与远山的空间感。墨晕固定后,再以不透明的石青石绿泼在水墨上,任颜料本身轻重或沉或浮,产生不同层次。等色与墨确定了山峦的基本形体后,便以笔线勾出丘壑溪涧和屋舍云树,在混沌中开出山水。
  
  最后以大片花青墨色和赭石色泼染在远近山峦处,以彰显夕阳晚山的戏剧氛围。溪水和湖泊俱以留白表现,这就使画面产生统一的色调,满纸蓊郁迷蒙,看似无线条,却又浓淡相宜、层次分明,意象超出笔墨之外,整体呈现出苍茫幽深的意境,笼罩着一种神秘气息,发挥出如同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所作出的直接性与雄浑。墨与彩之间的结合与激荡虽显得浑然天成,貌似不费吹灰之力,实则相当费时费事,其繁复处理过程,非十天、半月不能完成。泼彩泼墨绘画还具有不可复制性的特质,由于每一次泼墨泼彩流动的效果绝不会重复,张大千处理每幅作品画面的章法、方式和完成度的要求亦不尽相同,故形成的格局千差万别,所以每幅泼墨泼彩绘画都是独一无二的。此外,由于泼墨泼彩画具有很大的偶然性,并非每一幅作品皆能兼顾画面的完整性。本幅《泼墨云山》山体连绵,虚实相生,整体感极强,可称为张大千先生泼墨泼彩作品中构图极其完整的精彩作品之一,值得珍视。在张大千回到台湾后,受到本土对于传统艺术的认同,因而他在比较抽象的泼墨泼彩中增加了更多中国的笔墨,逐渐转向为“细泼细笔”,《泼墨云山》即为这一时期的代表。
  
 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
  
  Lot 1558
  
  张大千(1899-1983)
  
 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
  
  镜心 设色纸本
  
  壬戌(1982年)作
  
  钤印:张爰、大千父、大千豪髪、大风堂
  
  题识:空山无人水流花开。壬戌重九,拈坡仙语写于台北外双溪上。八十四叟爰。
  
  ZHANG DAQIAN
  
  VALLEY IN THE MOUNTAIN
  
  Mounted for framing; ink and colour on paper
  
  Signed Yuan, dated renxu 1982, with four artist seals.
  
  33.5 x 70 cm
  
  估价 ESTIMATE:
  
  HK$ 2,000,000-3,000,000
  
  张大千平生画作以山水为大宗,在其大半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中,其山水画经历了多次变革,在经历长期和古人血战的阶段后最终在晚年确立了独特的自我面目,开创出中国山水画的新局面。张大千论画曾说:“山川有东西南北之分,各地土质不同,而山石树木也有所不同,故皴法也是从自然环境中悟出的道理。”所以张大千笔下的山水 不仅仅是从古人墨迹中得来,更来自于他行万里路,看万重山的生活感悟,故而其笔下的山川林峦苍郁茂密,生气远出。尤其是到了晚 年,客居海外的张大千受西方艺术的熏染,游览异域山川,力求在融合古法的基础上创新求变,以自家笔墨写山川实景,从而产生了一批 富有新意的佳作。此幅《空山无人水流花开》即为其中之一,由画上所落款“壬戌”,可知此画作于一九八二年,为张大千晚年所作。该画通幅以破笔旋转皴擦,用乱柴般的破笔散锋线条来表现山石的纹理,并以连绵不断的快笔点苔,其下笔节奏如同金鸡啄米般急促迅捷。左下方以带状松林调和山石的结构,远峰罩染淡墨,全副以青墨色为主色调,氤氲云气横锁山腰,浑厚中显出空灵。大千晚年因眼疾难为工细之笔,多作泼彩泼墨粗放画风,大大减少了细密繁复的皴擦笔法。此幅却是不厌其烦地皴擦点染,由此可见此画确乃大千晚年经意之作。
  
  黄山百步云梯
  
  Lot 1559
  
  张大千(1899-1983)
  
  黄山百步云梯
  
  镜心 设色纸本
  
  壬戌(1982年)作
  
  钤印:两到黄山绝顶人、张爰之印、大千居士
  
  题识:黄山百步云梯,自文殊前海至师子林后海必经之路。装如鲫鱼之脊,一面才能容足,三面皆空,名为百步,其实不只千步耶。惜予昏眊末由状其险巇。老矣奈何奈何。殊下敓院字。壬戌重九,八十四叟爰。
  
  ZHANG DAQIAN
  
  HUANG MOUNTAIN
  
  Mounted for framing; ink and colour on paper
  
  Signed Yuan, dated renxu 1982, with three artist seals.
  
  102.3 x 33.8 cm
  
  估价 ESTIMATE:
  
  HK$ 1,800,000-2,800,000
  
  张大千一生奉行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,并从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中寻找创作灵感,追求“集传统精英和生活灵秀于一炉”。黄山险峻雄奇的特质,钟灵毓秀的美景,是其他名山难以比拟的。我国历朝历代都有画家将黄山作为自己艺术创作的灵感源泉。大千三上黄山游历与写生,他观察黄山烟云幻变之妙,从真实雄伟的山水中体验,穷究自然的奇诡谲变,并留下了许多精彩的画作。除此之外,他还篆刻了一方“三到黄山绝顶人”的印章,以志纪念。本幅《黄山百步云梯》作于一九八二年,为大千以黄山莲花峰后百步云梯之景色为蓝本所绘。画从近山顶处画起,云海穿插其间,石峰纵横,见棱见角,其突兀的结构,与传统山水画惯以山麓、溪涧铺底的布局判然而别,而与石涛的创新精神遥相承接。山峰以披麻皴为主,笔法既流利又劲健,将山体的凹凸断续、山势的逶迤险峻刻画得殊为逼真。山色以花青墨色涂抹,有时于浅褐之上施以淡墨,复以浓墨表现草树,远峰又纯以花青水墨为之,如此富于变化而又挥洒自如,显示了画家在山水方面的造诣与功力。
  
  剪秋罗
  
  Lot 1560
  
  张大千(1899-1983)
  
  剪秋罗
  
  镜心 设色纸本
  
  辛酉(1981年)作
  
  钤印:张爰之印、大千居士
  
  题识:秋林娇艷妒青娥,西风润薄薄罗,相思一个怯。横波深闺红泪多。休赠玦,莫投梭,魂摇小靥涡,可怜潘髩早消寒,宵禁得么。阮郎归。四十年前华山见野生剪秋罗旧作。七十年辛酉九月朔,为友人诵之,因并图之。八十三叟爰。
  
  ZHANG DAQIAN
  
  FLOWERS
  
  Mounted for framing; ink and colour on paper
  
  Signed Yuan, dated xinyou 1981, with two artist seals.
  
  33 x 45.5 cm
  
  估价 ESTIMATE:
  
  HK$ 400,000-600,000
  
  此件《剪秋罗》据题跋可知,系张大千作于一九八一年的作品。秋箩花又叫百日草,洒脱自然、清朗明快。在创作中,张大千一直强调要画出所描绘物象的“神韵”,画松树要苍劲浑然,画竹子要清秀脱俗,而花卉则被张大千形象地比喻成婀娜有致的舞女。此幅秋箩花用折枝构图,花叶落墨而出,写其神似,用线勾勒叶脉,花卉则用浅色西洋红没骨写出,形神兼备,生气十足。张大千曾言:“花卉画,当然要推宋人为第一,画的花卉境界最高,他们的双钩功夫,也不是后人所能赶得上的。到了元代,才擅长写意。到明清时,渐至潦草,物理、物情和物态三者都失掉了。”张大千的花卉画从清代石涛和八大入手,参悟笔墨、禅理与书法线条的关系;上追明中后期的陈淳和徐渭,打破绘画纯粹的“传移模写”的功能,而将个人的情绪和胸怀包容其中,使作品具有了生命力;进而直指宋代的崔白和易元吉,强调“观物之趣”、“抓物之神”,通过细致的观察与写生,进而与所摹绘物象形与神的契合。
  
  蔬笋海虾
  
  Lot 1561
  
  张大千(1899-1983)
  
  蔬笋海虾
  
  镜心 设色纸本
  
  钤印:张爰之印、大千居士、摩耶精舍、己亥己巳戊寅辛酉
  
  题识:谢豹笋和谢豹虾,吴人呼杜宇为谢豹。于杜宇鸣掘笋为谢豹笋,于时渔人得虾以曰谢豹虾,以此相贵重也。小园更有好青瓜,吴娘挽袖舒纤手,自荐春盘拌洒拉。八十三叟爰写并拈小诗。
  
  ZHANG DAQIAN
  
  VEGETABLES AND SHRIMPS
  
  Mounted for framing; ink and colour on paper
  
  Signed Yuan, with four artist seals.
  
  35.3 x 55.3 cm
  
  估价 ESTIMATE:
  
  HK$ 600,000-800,000
  
  张大千生平有两大嗜好:一是讲求吃,二是爱听京剧。徐悲鸿在《张大千画集》序中称他说:“能调蜀味,兴酣高谈,往往入厨作美餐待客”。谢稚柳也曾回忆道:“大千的旁出小技是精于烹饪且对客热情,每每亲入厨房做菜奉客……所做`酸辣鱼汤′喷香扑鼻鲜美之至,让人闻之流涎,难以忘怀。”张大千不仅是一位国画大师,还是一位美食大师,烹饪大师,他还创造了“大千菜”。所以大千甚是喜欢瓜果蔬菜美食一类的绘画题材,常把吃到的新鲜食物画于画上。此次秋拍的的张大千《蔬笋海虾》就是张大千众多果蔬作品中的精品之作。此件作品用笔潇洒准确,敷色鲜丽见层次,线条运用拿捏恰到好处,蔬果海虾皆自然天成之趣,此皆极具功力,极尽用心之能事,可谓方寸见大千。此幅画面中两颗春笋姿态各异,设色丰富,画面插入两颗黄瓜使得了无生气的春笋活了起来。一只鲜虾好像跳落在竹笋之间,生姿显得十分生动。作品构图有趣,左边书法长题与画面相得益彰,尽显张大千经营位置和赋彩用笔灵活生动的高超画艺,真是难得的大千精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