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融新闻资讯

16岁的瑞典少女格蕾塔不该只受到嘲讽

来源:金融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:2019-09-28 09:49
  
  
  最近,16岁瑞典少女格蕾塔·通贝里(Greta Thunberg)的视频火了——在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,她怒斥许多国家的领导人“不成熟”,对气候变化不作为,用空话偷走了自己的梦想。这段视频让她成为峰会上最耀眼的明星,但在国内的舆论场,除了一波一边倒的嘲讽外,罕有更深入的报道。很多人甚至还不知道格蕾塔是谁,都做了什么。
  
  面对这位16岁的气候活动家,国内几乎是一边倒的嘲讽
  
  “今天,我不应该站在这里说话,我应该去大西洋那边的学校上学……你们竟敢如此放任,你们以毫无用处的空话夺走了我的梦想,剥夺了我的孩童时代”,“生养我们的整个生态正在崩溃,我们正处于大规模灭绝的开头,但是,你们谈论的一切,就是钱、钱、钱,还有经济永远不停增长的童话?你们竟敢这样做(how dare you)!”
  
  视频传回国内,她激动的神情、颤抖的语气和“出格”的言辞,却让她收获了一波一边倒的嘲讽,在联合国的官微下,“病态”,“演技不行,建议重修《演员的必备休养》”,“先把台词背下来,演的自然点,我们还可能给你亮个灯”……此类评论成为主流。
  
  此外,还有所谓大V觉得格蕾塔不过是政治人物的傀儡,她的卖力表演,不过是想出名。
  
  格蕾塔·通贝里演讲时的表情
  
  其实,格蕾塔·通贝里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、强迫症和选择性缄默症。选择性缄默症的患者有正常说话的能力,但在特定情境下就是说不出口——在公开场合讲话并非格蕾塔所擅长。
  
  据报道,上学时的她面谈害羞,成绩顶尖却很少发言,总是坐在教室后排。在了解气候变化的相关理论后,她变得更加敏感和忧虑,但依然决定站出来,为环保大声疾呼——她演讲时表现异于常人,不足为奇。
  
  在国际上,格蕾塔拥有更高的知名度,但也不像一些自媒体所说,对她只有赞美之声。身为“星期五为未来”(学生在周五旷课,呼吁保护环境)的发起人,她被法国议员嘲笑为“穿着短裤的先知”,还有人批评“星期五为未来”没有内容,只是在发泄情绪,格蕾塔是“被操控的”。
  
  即使对她很友好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表示,她的行为令人感动,但她没有提到为保护气候提供可能的现代技术和创新。
  
  国人认可气候变化是问题,但谈到减排行动,一些人却轻易诉诸阴谋论
  
  2017年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,94%的中国人都认为,气候变化问题确实存在。这一比例高于几乎所有其他国家。国人对于气候变化、全球变暖并无太多异议。
  
  但谈到具体的减排举措时,由于有的举措看上去“不太可行”,一些人很容易觉得这是阴谋:国内一些人认为,“控制碳排放”是美国等发达国家为阻碍发展中国家变得富裕的陷阱;有意思的是,一些美国人也觉得“气候变化”是中国人搞的阴谋。
  
  2018年,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了《IPCC全球升温1.5℃特别报告》。报告称,把控温目标定在1.5℃才能挽救人类,否则就会有灾难性后果,如果不采取行动,最快2030年全球变暖的危害就将非常显著。
  
  IPCC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、中国科学家翟盘茂
  
  可在一些国内的网站上,关于IPCC这份报告的常见留言是,“这种人类活动造成的气候微变化,在地球的自然的气候周期性变化面前,渺小得不值一提。”
  
  在过去的专题中,我们指出,一些质疑IPCC报告的可信度的人常举的例子是2009年的“气候门”,以此证明“主流气象科学家”不可靠,但很少人关心“气候门”的后续。实际上,多个独立委员会对“气候门”进行过调查,结论都是气候科学家并没有在数据上做手脚。
  
  IPCC的报告确实也会有争议,是否经得起历史检验也只能让时间来说话,但目前这份报告是全球“科学共同体”认可的。如果怀疑IPCC不可靠,怀疑联合国不可靠,那就没什么值得相信的权威组织了。
  
  国内一些攻击格蕾塔的自媒体可能还不知道,在今年年初,224名科学家就在英国卫报联名发文(school climate strike children’s brave stand has our support),对格蕾塔和她的同伴们的行动表示支持和感谢。
  
  那些觉得格蕾塔是被“洗脑”的自媒体,倒是更应该反思一下: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,年轻人获得充足而准确的信息并非难事。参与运动的不少年轻人都读过厚厚的IPCC报告(格蕾塔的理念是“团结在科学身后”(“Unite behind the science”),你们读过什么?你们轻信无法证真和证伪的阴谋论,是不是更可能是“被洗脑”了?
  
  以格蕾塔为代表的青年们,将气候变化重新提上议事日程
  
  为何一些传统政客也质疑格蕾塔?原因有很多,其中巴黎政治学院教师什沃利的观点很有启发——“这是第一个青少年自发关注某个政治议题的案例,这种现象让很多人感到不适,这种情况之前从未出现,并且脱离常态。”
  
  还有人质疑年轻人参加“星期五为未来”不过是“合法逃课”。不排除有这种情况,但这并非主流。康斯坦茨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研究所青年教授库斯曾询问过在今年3月参加“星期五为未来”的学生,90%的人并没有把周五的示威当作旷课的好机会——库斯指出当天风大雨大,天气糟糕至极,谁想逃学,肯定不会参与其中。
  
  参加“星期五为未来”游行的青年
  
  过去几年,全球减排行动几陷停滞,而这些诉诸于自己的信念,关心个体和未来的年轻人为减排行动注入了新的力量。
  
 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,就在两年多前,面对不断加剧的气候危机,各国领导人漠不关心的态度一度让他感到泄气,“你们无法想象,要推动193个国家共同向前迈进有多么困难……总有些人心存怀疑,或是提出这样那样的问题。”
  
  但如今,这场由青年群体所发起的全球行动,却在“一夜之间”,为应对气候变化翻开了充满活力的新篇章,“只有让那些代表了当今世界的青年人大胆发声,让他们成为决策过程的一部分,我们才能将气候行动推向前进”。
  
  日本的“星期五为未来”游行
  
  古特雷斯的乐观并非没有道理,关心环保的青年人已经撼动了欧洲的政治版图。在今年5月的欧盟议会选举中,德国绿党得票超过社会民主党,跃升第2;在法国,绿党排第三,占12%,在奥地利、爱尔兰和荷兰,绿党都获得了两位数得票率……今年6月,英国成为第一个立法确立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目标的G7国家。德国也同意了一项500亿欧元的气候减排计划。
  
  也许以格蕾塔为代表的青年言辞有些“出格”,但正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说,他们让“任何一位领袖都不能装聋作哑”,并真实地改变着这个世界。如此成就,来之不易,更不该被嘲笑。